第24章 第二十四章_首辅大人请自重
王牌小说网 > 首辅大人请自重 >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4章 第二十四章

  “夫人,方才我去厨房,听说要把绿衣送走呢。”

  还在洗漱的苏意浓诧异几息,随即反应过来,脸都不洗了,便问:“谁说的?陆长风知道吗?”

  绿衣跟在他身边几年了,没有功劳有苦劳,怎会说送走就送走?莫不是听错了。

  青梅摇头,瞪着一双茫然的眼,道:“不知道,奴婢也是听他们说的。”

  “你去问清楚。”

  苏意浓面色严肃,这个节骨眼送走,对她很不利呀。不清楚的人会以为是她嫉妒,容不下人呢。

  到时,什么难听的话都会说的。

  苏意浓随意吃了点东西,然后焦急的等着青梅回来。没等来青梅,倒是等来了孙姨娘。

  此时她正扭着腰进了院子,脸色倒不是很好。她虽是姨娘,到底是长辈,苏意浓还是要好好接待的。

  “县主安好。”

  “姨娘怎的过来了?快坐。”

  她心里有猜测,可不确定,所以装作不知来意,省得给自己找麻烦。

  孙姨娘在府里待了大半辈子,也是有些本事和眼色的,可眼前这位嘉和县主,不知是真无辜,还是演戏真,倒教她一时看不透了。

  “没什么事,就是过来看看。”

  “喝茶。”

  既然她不开口,苏意浓也不说话,就这么僵持了片刻,喝了一盏茶后,孙姨娘憋不住了。

  僵笑着开口:“其实我今日来,是有事找你。”

  “姨娘有话不妨直说。”

  孙姨娘低头咳嗽声,有些不好开口,但又不得不说:“县主嫁过来有些时日了,我听说,你跟长风没同房啊?这怎么行,母亲还等着抱曾孙呢。”

  不是为绿衣的事来的?

  苏意浓松口气,但是随即心又提了起来,她跟陆长风的事原来整个府中都知道,恐怕背后没少说闲话。

  心里不大舒服,毕竟这是她和陆长风的事。

  “我身体不好,他体贴我,所以他睡书房。”

  “是,长风就是体贴。”孙姨娘不咸不淡的应了声,大概是没把她的话听进去,“不过呢…”

  苏意浓抬眼,面色如常,不过什么?

  “不过长风身边也要有个贴心人不是,你说绿衣跟了他几年了,定然是合心意的,这下送人走,不是落人闲话?”

  “再说,人走了不得再找一个,多麻烦呀。”

  哦,她懂了,说来说去,还是绿衣的事。

  “姨娘的意思是?”

  孙姨娘捂唇笑,手一抬,爽快道:“我哪敢,是祖母的意思,让你把人留下。可不能善妒,不然,整个京城是要笑话的。”

  “而且,走了一个绿衣,也会有第二个绿衣,男人嘛,不都那样,贪图新鲜。”

  越听,苏意浓心里越不是滋味,合着把绿衣的事算在她头上了,好冤,她一点都不知情。

  苏意浓深吸一下,缓了缓情绪,继续听着。

  “正妻小妾都得有,子嗣是头等大事,我听说县主身体不好,你瞧瞧,祖母急啊,不过你放心,妾室生得孩子,都是你来养,动不了你分毫,县主有什么好怕的?”

  她喝口茶笑笑,说了许多,听得头晕,末了,又见孙姨娘启唇要继续往下说。

  苏意浓不想再听,便堵了她的话,道:“姨娘误会了。”

  孙意浓笑意僵在脸上,反应过来后笑笑,“是是,我误会了,那么绿衣的事?”

  “绿衣的事我不知情,姨娘怕是找错人了。”

  气氛僵持了片刻,孙姨娘面上有些挂不住,可也不敢气恼,她收敛笑意,低头沉思了几息。

  而后道:“县主何必,话都说开了,不用藏着掖着。”

  苏意浓镇定下来,如实相告,“我确实不知,不妨等陆长风回来,问问他。”

  让孙姨娘去问,她可不敢,今日若不是祖母让她来,她也不想淌这趟浑水,现在又不是她当家,干嘛给自己找事做。

  孙姨娘不喜的撇撇嘴,捏着帕子的手用了力,“绿衣走了,怕是祖母会给长风纳妾呀。”

  “嗯,这倒是,回头我问问他喜欢什么样的?给他纳几个妾。”

  孙姨娘一阵沉默,尴尬的说不出话来,也是被她气着了,既然把绿衣送走,那又何必纳妾。怕不是拿话堵她的?

  “给谁纳妾?”

  两人沉默的功夫,门外响起陆长风的声音,紧接着,就看见他一脸轻松的走进来。

  陆长风扫了眼孙姨娘,最后目光落在苏意浓身上,眼神过于直白,让她有些不自在,又想起了昨晚的事。

  雪白的脸颊瞬间泛起红晕,娇艳的晃了他的眼。

  “姨娘难得进我这院子,可是有事情?”

  苏意浓别过脸,得了,正主回来了,没她的事了。

  “哎哟,可回来了。”孙姨娘喜笑颜开,总算看见救星了,“为了绿衣的事。”

  她连忙起身,站在陆长风跟前,“县主要把绿衣送走,方才我去她院子,她哭哭啼啼的,什么话也不说,只说自己的愿意的,你看这…”

  “长风啊,绿衣跟了你那么久,可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事。”说完她又凑近了些,声调也小了点,“快劝劝县主,别做那落人闲话的事,好歹是个县主,不能容不下人。”

  陆长风侧头,平静的脸上终于有了些波动,只不过是怒意,“姨娘搞错了,是我让绿衣走得,跟我夫人没关系,再说,绿衣自己也想走,两全其美。”

  “怎么?府中有人嚼舌根?”

  孙姨娘动动唇角,神色惊讶,脸上的笑容显得僵硬,“长,长风,你要是有什么难处得说啊。”

  “姨娘觉得我有什么难处?”

  “没,没。”

  最后孙姨娘在陆长风凌厉的目光中,快速离开。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府里的闲话又多了一个。

  左不过是关于绿衣的事,起先他们以为是县主送人走的,搞了半天,原来是公子的主意,看来公子和县主是真恩爱,全然不是旁人说的那样冷淡。

  这样也是好事。

  房内飘着药香,袅袅热气升腾,在半空散去。

  苏意浓一口喝完翠竹送来的药,随后捏着拍擦嘴角,嘴里一股苦味,正想找个梅子来压压,眼前就出现一只手,碟子端了过来。

  她皱着眉抬眼,看见陆长风温和的眼,里头映着她茫然的身影,这一刻,她的心像被什么击中般,一下一下,慌得厉害。

  “你为何将绿衣送走?”

  苏意浓捏起一颗梅子,放进嘴里,苦味一下就没了,满口腔都是甜味,还有梅子的香味,心情很是舒畅。

  “不想让某人看见误会和伤心。”

  “咳…”

  闻言,苏意浓剧烈的咳嗽两声,差点将果核咽下。

  刚才说的话是何意?是指她吗?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,她可什么都没说。

  “其实,你若喜欢就把绿衣留下来,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。”

  说着这话,心口抽痛了一瞬,不是她的本意。她猜不透陆长风的想法,而且,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。

  虽然她不愿意。

  “你不生气?”

  苏意浓没去看他的脸,但听他的语气也知道,脸色是不太好看的。

  “你就一个妾室,旁人都十几个了。”

  她哽着喉咙说话,苦涩的感觉蔓延到心口。苏意浓没听见陆长风说话,便抬头看了眼,然后撞进波涛汹涌的湖泊里,快要吞噬她了。

  苏意浓慌忙挪开眼,心虚道:“怎么,我说错了。”

  陆长风攥紧拳头,手背发白,优越的下颚紧绷着,半响才缓了情绪,“那是别人。”

  兴许是觉得语气重了些,陆长风又向她解释,“绿衣进府的时候,我就跟她说过,到了合适的时机会让她走,她也同意了,所以,你不用有负担。”

  “哦,是这样。”

  她就说嘛,怎么可能是因为她。

  苏意浓没了负担,可心里却空落落的,好像缺失了一块,难以言喻的烦闷。

  她偷偷瞥了眼陆长风,见他黑着脸,当即找个借口出门,任由他坐在屋内生着不知名的气。

  苏意浓去了绿衣院子,不管怎么说,总归要去看看,看看能帮上什么忙,别到时候说她人走了,也不去看看。

  “县主。”

  绿衣规矩的行礼,面上平静,不见哭闹,也不见欣喜。

  苏意浓扫视一圈,只看见一个丫鬟和绿衣在收拾,其它没见着人,她重新将目光放在绿衣身上。

  “你是自愿的?”

  陆长风说她是自愿的,她没不相信的意思,可她想亲口听绿衣说出来。

  “是。”绿衣坦然一笑,神情放松,眉眼间有着陌生的情绪。好像轻松了,自由了。

  “爷把卖身契给我了,还给了我一笔银子,够我后半辈子生活,我很满足。”

  苏意浓凝视她,眉目间很轻松,是发自内心的舒坦。她信了绿衣的话,若是假装的,未免心机太深。

  她信了。

  “准备去哪?”

  “小时候在凉州住过,先回去看看。”

  苏意浓点头,又道:“需要帮忙的尽管说,能帮就帮。”

  绿衣没说话,睁着一双水眸注视她,忽而笑了,格外爽朗,“我很羡慕县主,能得这样一个夫君。”

  “啊?”忽然来这么有,苏意浓有刹那的茫然,她是说陆长风吧。

  “爷对县主很好,为了县主,能做旁人不能做的,县主该珍惜。”

  嫁来这么些时日,还未在一张桌子上用膳,午后祖母派来过来请,说是晚上一起用膳。

  苏意浓不想去,可转念一想,还是得去,不去有的说了。

  头一次坐一起,浑身不自在,一双双的眼睛盯着她,要把她盯着一个洞来。

  她瞥了眼镇定的陆长风,想起绿衣临走的话来,她说,陆长风是为了她才让她走的。

  可陆长风明明说不是啊,所以,到底是不是?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wp7.com。王牌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wp7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