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第 28 章_穿到冰山O的高中时代
王牌小说网 > 穿到冰山O的高中时代 > 第28章 第 28 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8章 第 28 章

  宋今希整理完自己东西发现江纾逸不见了,连忙追了上去。

  但她一出去,不经意往远处看去,便看见了不远处温杳温柔地拍了拍江纾逸脑袋,然后那个迷迷糊糊的alpha站了起来,牵着她的手慢慢走远……

  看着这幅画面宋今希直接愣在了原地。

  “宋今希,你在这里站着干什么?”言静姝缓缓地从店里走了出来。

  宋今希打了一个颤,连忙伸手遮住了言静姝的眼睛。

  感觉自己眼睛被遮住了,言静姝十分地不开心。

  “你在干什么?”

  “宋今希,把你的手从我的眼睛上面放下去。”她命令道。

  “等一下……”宋今希摇了摇头。

  ——等那两个人走了之后……

  “我叫你放下来你听不懂吗?”

  “宋今希。”言静姝语气开始变得带了些怒意。

  但宋今希没有放下自己的手。

  她知道,这个一向高傲保持着精致笑容的oga,在今天听到江纾逸那一声‘老婆’后,心情就一直不好了。

  直觉告诉宋今希,她不能让言静姝看见江纾逸和温杳在一起的场景。

  “我说放开我,你听见没有,宋今希?”言静姝用手指用力地拧了一下宋今希的手背。

  “嘶!”宋今希终究还是忍不住把手拿开了。

  言静姝审视一样地往宋今希在意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  映入言静姝眼帘的是垂着头把脖子伸着给温杳,让她把围巾戴在自己脖子上的江纾逸。

  言静姝喉咙安静地滚动。

  宋今希看着言静姝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远处那一幕,发现她的眼睫正在轻轻地颤动。

  她以为言静姝是要流眼泪了,不禁有些不知所措起来,“哎,言静姝,你……”

  “……你以为我是谁,宋今希?”

  言静姝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,看起来和平时一样别无二致,“不就是一个江纾逸吗?”

  “我会因为她和一个oga在一起就怎么样吗?”

  “你觉得我会因为这种事情就生气吗?”

  言静姝接连发出三个反问句。

  “……”宋今希看着她这一副样子,没有回话。

  “……是吗?你真的不在乎?”宋今希看着言静姝的眼睛。

  虽然现在言静姝看上去十分平静波澜不惊且高傲自满的样子,但宋今希总觉得这个人内心大概不是这样波澜不惊的。

  因为她和言静姝从小一起长大,所以知道。

  这个人很好面子,高傲无比,无法在任何一个人面前拉下自己的面子的。

  言静姝平静而又无所谓地笑了一下,“江纾逸要怎么样都和我没有关系……”

  她说着背过了身,不再看远处的醉酒的alpha一眼,快步走向了停车场。

  “……”

  宋今希看着她紧紧握着包的手没有多说一句话。

  第二天,宋今希到了学校,发现江纾逸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奋笔疾书。

  “……你在干什么呢?”

  “写物理题。”江纾逸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,闷闷不乐地回答。

  其他科目也还好可以应付,但物理题江纾逸是真的忘了怎么做了,每次一写就要花很多时间。

  说起来我从初中开始就不擅长应付物理……江纾逸想道。

  这到底是什么反噬?

  “你又在写题?”

  宋今希震惊了,这个月江纾逸真的是在发奋图强了,她已经看着她做了很多习题了。

  在她心里,江纾逸根本不是会这样学习的人。

  “可是,温杳让我写啊。”江纾逸头也不抬地说。

  ——我怎么还从她的话里听出了一丝自豪?

  宋今希不禁哑然。

  “你也太听温杳话了吧?”宋今希感叹道,“你真的是我校校霸吗?”

  虽然温杳是班长,但是她让江纾逸写,江纾逸就写这也很奇怪。

  江纾逸奇怪地看了她一眼,“听温杳话,和当校霸有什么冲突吗?我觉得没有吧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宋今希不禁回想起昨天那个‘老婆’,又想起昨天两人牵着手走的样子……

  “其实我昨天就想问你了,江纾逸。”

  “嗯?”江纾逸闷闷地应了一声,看得出来她因为写题心情不怎么好。

  “你不喜欢言静姝了?”宋今希转了一下手里的笔,有些探究地看了江纾逸一眼。

  “嗯,不喜欢了。”江纾逸回答地十分果断。

  “……哦,”宋今希不知为何,感觉问之前就猜到了答案,所以没有特别意外,“那你是喜欢温杳了吗?”

  江纾逸耳朵一红,写题的速度变快了起来,“……我没有啊。”

  “就是昨天,我看见是班长拉着你走的。”宋今希觉得她这个反应是挺有意思的,于是她接着问道:“你们两个该不会是一起回去的吧?”

  “是啊……”江纾逸没有否认实诚地点头。

  但她马上又想到这句话有歧义,赶紧解释道,“我们是坐的出租车回去的各自的家,没有去其他的地方。”

  “那你们就什么都没有发生吗?”宋今希眼睛里带上了几分探究。

  温杳那么客气冷漠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允许江纾逸叫她‘老婆’?

  明明那个oga对谁都很冷淡疏离,为什么会和江纾逸一起牵着手走?

  那样一个有洁癖的人,为什么会把围巾借给江纾逸?

  她觉得这两人一定发生了什么。

  听着宋今希的话,江纾逸愣了一下,那些不堪回首的回忆再次出现在脑海里。

  她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宋今希。

 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可是太多了,她哪怕说出来一件宋今希都会笑她一辈子。

  于是,江纾逸坚决不说,咳了一声继续做题: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……”

  绝对有猫腻。宋今希看着她的耳垂肯定道。

  下课后,江纾逸走到了温杳的身边,把自己做的题交给了她。

  温杳一言不发地批改着她的题。

  温杳今天自然地把头发挽在了肩上,看着有一种温婉的感觉。

  江纾逸自以为温杳看不见一样地狗狗祟祟地望着温杳,忍不住觉得有点心动。

  温杳没有抬头就感觉到了江纾逸的视线,不禁觉得这alpha的目光有些灼人。

  但她什么也没有说,在江纾逸的计划单上面画了一个圈,表示今天的任务完成了。

  江纾逸笑了起来,专注地看着自己的作业。

  温杳瞟了一眼她傻里傻气的表情,不知不觉也笑了一下。

  “温杳,”江纾逸慢慢地抬起头,眼巴巴地看着她,“你没有生我气了吧?”

  温杳似乎想起了什么,马上又恢复了原来冷若冰霜的表情,“……嗯,没了。”

  江纾逸脸色一僵,“……”

  这个口是心非的oga绝对还在生我气。

  “你能不能不要生我气了,温杳。”江纾逸一动不动看着她。

  “……”温杳看着她那一副不开心的样子,刚才带着光的眼睛都灭了,忍不住叫了一

  “我没有生气了。”她妥协道。

  “真的吗?”江纾逸目不转睛地看着温杳。

  温杳看着她那双期盼的眼神,不禁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头,“嗯。”

  江纾逸看着她笑得十分阳光,似乎终于满意,“嘻嘻,那就好。”

  “……嗯。”

  温杳收回了手,不再说话。

  “哦,好,那我回去了。”

  江纾逸终于回去了。

  温杳看着她的背影不禁笑了一下。

  周景棠坐回了自己的位置,他看了一眼刚刚坐回到自己座位上的江纾逸,感叹道:“我觉得逸总最近经常来找你学习啊。”

  “……”温杳面无表情地垂着头翻了一页自己面前的书,开始写起公式,“嗯。”

  周景棠看了一眼江纾逸那边,不知怎么地就笑了,“我没想到她会这么认真地做题,还都做完了……”

  “有那么不可思议吗?”温杳语气淡淡,好像事不关己一样。

  “倒也不是,就是我觉得,她明明没有必要那么努力的。”周景棠笑了一声。

  “你想,她家里那么有钱,不学习也没有什么关系吧?”

  “而且,我一直以为她是要考艺术类大学的……”

  温杳正在写字的手停了下来,她的手指不禁在笔上面沉默地停了一下。

  周景棠接着自顾自地解释道:“逸总她是艺术特长生嘛,她钢琴弹得很好,自主招生应该能考上个不错的艺术类大学的。”

  空气一滞,温杳转过了头看向了周景棠。

  周景棠看着她一副第一次听见的样子,倒也不怎么奇怪。

  毕竟其实温杳这个人虽然是班长,本质上其实对他人是不怎么关心的,眼里一直只有另一个世界。

  “你没看去年她的表演吧?”

  “我给你找找录像,班群里面应该有的。”

  周景棠翻出了自己的手机,点开了班群的群文件,“……哦,2;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wp7.com。王牌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lwp7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